欢迎访问体察网: 2020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2020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茶叶资讯频道 => 凤冈茶产业系列报道之 因茶富裕的美丽乡村——田坝

凤冈茶产业系列报道之 因茶富裕的美丽乡村——田坝

  • 时间:2020年06月17日
  • 来源:体察网
  • 类别:茶叶资讯
摘要:  如今的永安田坝美景不亚于瑞士,从仙人岭上看下去,一片“神仙景象”,一片社会主义新农村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这是中共凤冈县委书记王继松在一次大会讲话中描绘的因茶富裕了的美丽乡村田坝。  很多次在凤冈在
  如今的永安田坝美景不亚于瑞士,从仙人岭上看下去,一片“神仙景象”,一片社会主义新农村欣欣向荣的美好景象。这是中共凤冈县委书记王继松在一次大会讲话中描绘的因茶富裕了的美丽乡村田坝。  很多次在凤冈在仙人岭上看田坝这幅“神仙景象”。俯视的影像中是墨绿尽染的平原油画,依稀的茶园,行行条条的茶树构成波浪纹的绿色色彩,林中茶,茶中树,又将绿的色彩勾勒出丰富的立体效果,平原丘陵的山势绵绵起伏,缥缈的云雾,却恰到好处地填写在高处的山涧,依稀可辨的茶林中的游步道与乡间公路,串起散落在林荫中的民舍,此番美景,便是凤冈醉美茶乡田坝。  这是因茶致富,因茶兴业的美丽乡村田坝。这是以茶为抓手,实施脱贫攻坚、乡村振兴,也是植茶成为绿水青山,继而变成金山银山的典型,在田坝,建起的中国西部茶海之心,已成为国家AAAA级茶旅一体化景区。   谁曾料想到这样一个远近闻名富裕得超小康了的田坝村,在二十多年前是穷得响叮当的的贫困村,“好女不嫁田坝汉”的田坝,如今是洋房农舍、别墅排屋成群,幸福生活在田坝,田园美景如东方的瑞士。  田坝的蜕变与崛起,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及,便是孙德礼,一位土生土长的田坝村的庄稼汉子,农民改革家、最早的土地承包大户、田坝乡乡长、仙人岭品牌创始人、田坝致富带头人、凤冈龙头茶企企业家……他的经历,他的故事说起来有些复杂而漫长,站在历史角度来审视,如果没有他,也就没有今天的田坝。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神州大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等政策的推行,使孙德礼成了田坝村(镇)最早吃螃蟹的山林的承包人,为什么会最早想到去承包荒山?只有小学五年级毕业文化的孙德礼,非常直白地说,是穷怕了吧!要改变一切,就得靠自己。他还明白了一个通俗的道理,人不能懒惰,懒了就将时光白白浪费消失了,土地也一样,不能荒废,你不打理,不耕种,也就没有收成。为什么选择种树,是因为没有想好种什么。开荒是第一的,当荒山变成了可以种植的肥沃的土地,种什么都可以,果树、苗木、中药材、粮食、烤烟、茶叶……反正土地要让它生长出东西来,拿它去换钱,没有学过经济学理论的孙德礼,有他自己的土地黄金定律,土地上的一切是资源,资源变资金,资金变资本,资本可以经营一切,扎腾着便可以生出更多的钱来。遇到了好时代,遇上了好时机,他种下的树变成了林,卖苗木便赚了第一桶金,那是在1984-1989年。  自己是富裕了,并成了致富带头人,1989年孙德礼成了贵州省劳模。作为劳模的他,自己个人富裕了,但看到周围的乡亲们还吃着土豆、红薯、苞谷饭,田坝村的大多数人都还很贫穷。他想帮乡里乡亲,一家家游说,送树苗,但凭个人的能力还无法指挥其他人这样干那样干,于是干脆去乡里当了个副乡长,后来又被推选为了乡长(1990年)。那是个万元户都被人羡慕得不得了的时代,孙德礼主动去乡镇当干部时,个人的现金资产已达200万元,副乡长每月88元的工资,不是他所图的。1989年当副乡长时,只是分管民政,还无法大展宏图,当上了乡长后,便觉得自己是一方土地的父母官,有责任来张罗48平方公里9000人的生计,他思考得最多的问题是:田坝人为什么穷?缺水干旱的田坝,这么多年来种粮食,种国家计划的烤烟,都没有好的收成?不能全部种粮食,不能全部种烤烟,腾一部分土地来种经济作物,田坝人均有一亩5分地,他搞了个843规划,8分种经济作物,4分种烤烟,3分种玉米、土豆、红薯等粮食。经济作物选择种茶,是传统思维,茶在很多地方是传统经济作物,田坝此前也有由水利公司带头培育的几百亩茶园和历史上留下来的茶园共1200亩,下决心以茶为主业,是专家提供的科学决策,省林科所曾经对田坝的土壤作过化验,说富含锌硒两种微量元素,贵州省茶科所的人还说到过,浙大西迁时中央实验场选址时曾考虑过永安镇田坝,1991年全乡发动,300万支茶苗免费给村民种植,茶苗种上了,加工的技术也千方百计地解决了,当时的茶叶都交国营的凤冈县茶厂加工销售,当销售不畅遇到难题时,孙德礼亲自押车去省外卖茶叶……   回来后,孙德礼仔细算了算帐,他当时卖出去茶叶平均价格是10.8元/斤,一亩地能产生多少效益呢?按当时的比价,二斤茶可以买100斤玉米,三斤茶可以买100斤大米,当时一亩地最多只能产500斤大米,而茶叶可做200斤,孙德礼说,我只要100斤/亩茶就行了。   水路不通走旱路,为经济作物让路!   由市场来选择,由经济效益来作决定,在现在来看这样的产业结构的调整是完完全全正确的。   但在改革开放初期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任意改革耕地性质,乡级经济突破全县区域支柱产业规划是“大逆不道”的,也是对上级组织的冒犯,县里让你种烤烟,你却让他们种茶了,烤烟的任务无法完成了,县主管部门便出台了不种烤烟交100斤粮、100元钱双挂税收处罚政策,95年出现了田坝乡村民因不满此项政策的群体抗税事件,即田坝事件,多人被抓进监狱,孙德礼作为主要当事人也卷入其中,开始了长达8年的逃亡生涯,孙德礼说,从天堂到地狱,这八年的日子不好过,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伸,安慰他内心的是,田坝种下的茶,没有因此被毁掉……  田坝的茶在风雨中生长,田坝茶产业的规模效益日渐显现,也引来省、市、县三级领导来调研来考察来关注,日渐富裕起来了的田坝人以更加自信的底气建设着自己的家园,茶中栽树,林下育茶,有钱了就翻建新房;把机耕的泥路变成了水泥路;有钱了还买车……田坝人知道,欣欣向荣的幸福生活,一切都是靠了茶。1999年仍然处于备受争议的孙德礼回到了家乡,承租了田坝乡的一个水库经营权,并在水库边办了一个小作坊的茶厂,其实,他早已在1996年把他的品牌注册为仙人岭,彼时在大石坳种下的树也已成林,林下的茶树也成园了。大石坳山上有一个仙人洞,据当地的传说,是八仙之一张果老在此炼丹处,张果老的故事与不远处的茶经山,与陆羽与茶都有交集,因此孙德礼将大石坳改名为仙人岭,目前仙人岭也已成为一个著名的茶旅景区。  毋庸怀疑孙德礼的经营能力,一个将荒山变成景区的人,一个水路不通想着走旱路的人,一个能够想着先富帮后富的人,一个有着家乡情怀与集体主义精神的人,一个想着要更大自由的人,单凭他那铆足了劲不服输的精神,有现阶段凤冈县委县政府对茶产业高度重视的政策支持氛围,把他的仙人岭的品牌做强做大是完全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