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体察网: 2020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2020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茶叶资讯频道 => 一场直播卖货200多万 湖南 教授县长 直播卖茶成 网红

一场直播卖货200多万 湖南 教授县长 直播卖茶成 网红

  • 时间:2020年04月10日
  • 来源:体察网
  • 类别:茶叶资讯
摘要:  “大家抓紧时间下单,再给一分钟,你买了茯砖,中奖了,我就再送你一袋茶。”   “我后面全是礼品,要全部送出去。”   “我是安化县副县长,也是最红的网红县长,等会给大家唱歌跳舞讲典故。”&n

  “大家抓紧时间下单,再给一分钟,你买了茯砖,中奖了,我就再送你一袋茶。”   “我后面全是礼品,要全部送出去。”   “我是安化县副县长,也是最红的网红县长,等会给大家唱歌跳舞讲典故。”   4月3日晚上七点,陈灿平身穿鲜艳的橘黄色帽衫出现在直播间。这是一次较为大型的直播,抖音联合全国五个县的县长,集中在4月2日到3日直播,专门卖茶。陈灿平是其中之一。   直播前,陈灿平在帽衫下面加了一件黑灰色的中式褂子,他想等会儿出汗,把帽衫脱下来,也不失体面。和他一起卖货的是个年轻女孩,安化县的本土创作者,账号是”侗族姐妹花“,在抖音有260万粉丝。   一场直播“带货”255万元   直播从晚上七点开始,一直将近凌晨结束。陈灿平不休不止地直播了五个小时。   和老百姓印象中严肃沉闷的县长不同,陈灿平直播间的气氛轻松活跃。他喜欢唱歌,唱赵雷的《成都》——他以前在成都工作——他还唱《你来得正是时候》,这是安化黑茶文化节的主题曲,还有《六口茶》,一首湖北民歌。   “喝你一口茶呀问你一句话,你的那个爹妈在家不在家?”为了吸引更多人来看,和其他主播连线时,他会跳舞。他自嘲,“身材偏胖,跳得不好”。直播间里,他还经常讲一些湖南名人的小故事,比如曾国藩和左宗棠。   陈灿平卖的是安化县盛产的黑茶。安化位于湖南省中部,一直是贫困县,直到2019年4月才脱贫摘帽。安化有110万人,其中36万是茶农,去年差不多有十万人靠卖茶叶脱贫。   他把卖茶的标准定在,好喝但不贵,他叫“人民茶”,“百姓茶”,“我不希望它成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东西,咱会被泡泡吹没的。”   安化黑茶出了很多创新产品,比如模仿挂耳咖啡做得挂耳茶包。有次他就用挂耳泡了一壶茶给一个茶学专家品尝,茶学专家说,你这是金骏眉吧?错了,他说,多少钱的金骏眉?他反问。上万,茶学专家说。我们的出厂价只要一千多块钱一斤,一袋挂耳只要三五块钱。茶学专家很惊讶,怎么这么好的茶这么便宜?   凡是洒了农药的茶他不卖。直播给观众看茶叶,观众问县长,你们的茶叶怎么那多虫眼?他还得解释,说黑茶是发酵茶,一揉一搓,就再也看不出茶叶的原貌。他从来不卖完美的茶叶。   茶叶的功能不直观,他就换了种说话,“喝黑茶不长肉肉”,他调侃自己,“尽管我是微胖界的人士,但我没有三高。”黑茶茶性内敛,不会刺激肠胃,也不会影响睡眠,尽管不如红茶香气浓,但适宜的人群更广。这些话他每次都要颠来倒去地重复几十遍。   这场直播的效果非常好,在线观众总计53万,销售了4.1万单,总计255万元。每场直播大概能帮到两三百名茶农。   攒了18万粉丝   今年47岁的陈灿平,原来是西南民族大学科研处副处长,还是一名教授。2017年,他被组织下派,挂职扶贫干部。他是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人,那里也是曾国藩的故乡。很偶然地,他回了湖南,挂职安化县副县长,负责农产品销售。   安化的领导班子以八零后居多,县长肖义就是八零后,是武汉大学的博士。4月3号那天直播,肖义也去直播间坐了十分钟。县里的局长、科级干部听说陈县长在玩抖音,说我也装一个抖音试试。   大多数领导只是注册,不敢玩,只有陈灿平放得开,还攒了18万的粉丝。陈灿平的抖音账号是“陈县长说安化”,2018年10月22日,陈灿平发了他人生第一条抖音。   陈灿平的抖音账号是“陈县长说安化”,2018年10月22日,陈灿平发了他人生第一条抖音。   那天,云南省的副省长到安化交流、考察,在一座靠近江边的茶叶晾晒棚里,陈灿平随手拍了一条短视频,当天的粉丝就上到两三千。他的“虚荣心”就上来了,开始每天拍。很快过了五千,又很快过了五万,过了七八万,但到了十万,想从十万到十一万,这个区间涨粉变得很困难。他拍短视频的目的只有一个,帮助茶农做推广,他也知道自己的视频拍得不专业。总之,”游戏越来越难玩。“   要不是疫情,经销商没法进山区进货,茶农的茶叶卖不出去,只能坐吃山空,他也不会想到直播。他是个审时度势的人。疫情从1月延宕至3月,他意识到,这次疫情将极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比如不愿意扎堆,不愿意去封闭空间,尽可能地在线交流,“直播的趋势是绝对上升的”。   3月1日,傍晚六点多,在从长沙回安化的路上,陈灿平发了一条视频,告诉粉丝们,“今天晚上九点半我可能开播。”晚上九点,陈灿平来到直播间,自己带了两只手机,没有声卡、话筒、灯光,和当地常做直播的人借了点设备,开始了第一场。   当天,在线人数最高峰有两千五百多人,他挺惊讶,“直播是个挺好玩的事”,而且直播涨粉快。之前,他的粉丝是11万5千多,等直播完,他的粉丝涨到12万。他想,对身处疫情的茶农来说,“这是个机会。”   他开始每天直播,一般是晚上八点到十点或者十点半,实际上每次直播都长达三个小时,甚至更久。有时白天播两场,上午一场下午一场,下乡去茶园播,走路播,有次在路上直播被抖音机器人警告,说开车不能播,给他停了十分钟。连续播了一个月,本来陈灿平有一百六十斤,总有观众调侃他说,这个县长太卡通了,怎么跟头像长得一模一样。最近,他竟然瘦了十斤。   陈灿平直播的目的很单纯,帮助茶农把茶叶卖出去。直播带货的规律,是用性价比高的商品带动流量,然后才是其他。他先定了几家大型茶场,这几家都面临茶叶大量滞销的问题,他又找了几个小型茶场,十几户人的规模,管理二三十亩茶园,品质极好,适合做定制款。他又和物流谈,把首重500克以内的快递费谈到了两块三,道理很简单,陈灿平向物流解释,“我极有可能一个晚上卖五千单。”对物流来说,无非是原来车没装满,现在装满了,成本是不变的。   无意间,陈灿平成了安化茶农的希望。和茶厂厂长见面,陈灿平说,“我争取给你销到十万斤,但是需要你配合我。第一,成本控制住,第二,品质一定要好,第三,不追求包装很精美,一张牛皮纸,环保。”   他算了一笔账,如果直播刚好碰上了城市里的粉丝愿意买二十斤,五十斤,甚至一百斤,有一千个这样的观众,十万斤不就卖出去了吗?   六个手机和iPad轮流直播   自从玩抖音,陈灿平重点关注两类短视频创作者,一类是带货达人,比如乡村胡子哥;一类是美食主播,比如麻辣德子,特别能吃,一个晚上吃两小时不喊停,同时在线几万粉丝看着他吃,说明这个人的粉丝至少千万,带货能力也很强。   他一一给这些创作者私信,介绍,“我是安化最火的县长,请你支持,为了助农。”胡子哥特别直爽,马上就表示愿意帮忙。他觉得胡子哥很淳朴,“哪天一定要把你请到安化来。”没想到,4月3日直播那天,胡子哥和三四个朋友,从陕西一路开到湖南,意外出现在他的直播间。   做直播至少需要3个手机,有次,陈灿平直播太久,手机发烫,他赶紧贴了降温贴,才坚持下来。他近视,戴上眼镜视力只有0.6,经常没看到粉丝的名字,被粉丝抱怨,要有个平板电脑才好。后来,他自己掏钱买了六个手机,还有iPad,轮流着用。   陈灿平觉得,他可能是最了解安化茶农的人。他知道哪些茶农只卖几块钱一斤的鲜叶,哪些茶农收入不太好。疫情期间,他走访了一户茶农,那茶农中气十足,穿着干净,礼貌地和他打招呼,”网红县长先生,你好”。   细聊下来,得知茶农有一只眼睛看不到,是玻璃假眼,断了三根手指,采茶只能用一只手。家中共有四人,妻子和两个女儿,妻子患帕金森症,每天吃药,手抖个不停,没办法做事,全家靠他维持生活。越聊越心痛,陈灿平恨不得说,“我把你们这儿的茶全都收了!”安化县县域将近五千平方公里,有二十三个乡镇,这样的茶农还有很多。   原来扶贫干部挂职的时间是一年,后来县长希望他延期,他说没关系的,已经干熟了,答应下来,干了三年。妻子和女儿在成都生活,陈灿平隔三四个月回家一次。工作太忙,妻子难免有抱怨,最担心的还是丈夫玩抖音,打电话提醒他,“谨言慎行。”他无奈地回答,“我低调不了,我是网红,要替乡亲们卖货。”   今年年底陈灿平的任职就到期了。陈灿平说,“直播这份事业我不会终止。”在抖音上,不止陈灿平,县长直播卖家乡特产,已经成为热潮。光山县的副县长邱学明、宜川县的县委书记左怀理、武汉市政府党组成员李强……都走进了直播间。   “曾国藩说躬身入局,这个时代我选择入局。按现在的趋势,可能今后50%以上的货是通过短视频、直播的方式带出去。什么叫风口?你要看风往哪里吹,就往哪个方向走。”陈灿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