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体察网: 2018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2018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茶叶资讯频道 => 中国茶道与儒学 下

中国茶道与儒学 下

  • 时间:2017年10月24日
  • 来源:体察网
  • 类别:茶叶资讯
摘要:  对于品茗读书,陆游在《东窗》诗中也写得极妙,他写道:  寂寂东窗午梦残,更堪春雨作春寒。  蛮童未报煎茶熟,一卷南华枕上看。  午梦初醒,一边等着童子煎茶,一边倚枕读庄子之书,多么舒适逍遥。  古
  对于品茗读书,陆游在《东窗》诗中也写得极妙,他写道:  寂寂东窗午梦残,更堪春雨作春寒。  蛮童未报煎茶熟,一卷南华枕上看。  午梦初醒,一边等着童子煎茶,一边倚枕读庄子之书,多么舒适逍遥。  古人品茗读书,还常强调读《易》。如“捣茶书院静,讲易药堂春。”暗代于鹊)“玩《易》焚香消昼永,听琴煮茗送残春。”(宋代陆游)“松风正绕烹茶鼎,梦月斜窥点《易》窗”(元代柳勛,等等。在古代文人眼中《易》意味着天机玄理,闲来品茗读《易》,其意境在恬淡中透着练达,在闲适中显得潇洒,提妙不可言。  通过品茶实现闲适人生,儒士们的方式还很多。如品茗清谈:“之勤何处来,清谈煮茗不论杯。”品茗弈棋:“一杯香茗堂前献,半局残棋劫后谈。”“宝鼎茶闲烟尚渌,幽窗棋罢指犹凉。”品茗赏月:“云钟声采茶去,月移塔影啜茗来。”品茗练字:“黄泥小炉茶烹陆,白雨幽窗字学颜。”“矮纸斜行闲作草,睛窗细乳戏分茶。”闲得百无聊赖时,最好的消遣方式还氛茶。如陆游:“明窗睡起浑无事,篝火风炉自试茶。”哪贲:“归去山中无个事,瓦瓶春水自煎茶。”  闲适人生不仅是普冗通文士的追求,由于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帝王将相们也把闲适人生当作调和他们奢侈腐化生活的一大乐事。乾隆皇帝在繁忙紧张的政治f生活中,把烹茶翻书当,作最好的休闲。他说:“却将底事消几暇,瀹茗翻书趣转赊。”近代周作人先生在《喝茶》一文中写道:“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喝茶之后,再去继续修各人的胜业,无论为名为利,都无不可,但偶然的片刻优游乃正亦魏不可这应该)嚅家在茶中追寻闲适人生的生动写照。  第三种,隐逸人生。  自古以来儒家提倡大丈夫“达”则高居朝廷,奋力大展鸿鹄之志,以图兼济天下;“穷”则退隐江湖,以琴棋茶酒自娱,但求独善其身。所以对于多数儒者来讲,归隐的生活既是出于无奈,又最值得标榜。在隐生沪,茶始终是儒者的忠实伴侣。  朱熹说:“隐者多是带性负气之人为之”。儒者的退隐既然是迫于无奈,那么心中必充满矛盾,如鲁迅评价陶渊明说:“他并非整天整夜飘飘然,这‘猛志固常在’和‘悠然见南山’的是同一个人。”心存猛志然要慷慨悲歌,愤世炳南品品茶恰洽是消除心头怨左抒方式占《茶歌》中所说的“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就是对退隐生活的标榜,而他在诗中写道“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则是通过品茗来消除心中的怨气。以茶释怨,肯定比以酒消秃以消愁虽然一时痛快,但“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喝酒不仅消不了愁,而且还会豪饮伤身,不如通过品茶,使平生的不平事随着淡淡的茶香,不知不觉地消散得无影无踪。  退隐还讲究“野”和“幽”,而茶是生长于深山幽谷的珍本灵芽,野与幽正是茶的天然禀性。在《茶经》中,陆羽就十分确切地说茶的品质:“野者上,园者次。”茶的禀性正好吻合了隐者的性格,所以历代隐者对茶厚爱有加,并视为知己。  中国儒士都标榜隐居生活,但他们的所谓隐居具有不同的含义,白居易在《中隐》中说“大隐往朝市,中隐入丘樊,小隐留司官。”而中隐又隐、舟隐隐、茶隐等。不少身居高位的大儒虽然朝入省、暮入台,但也经常通过品茗来做出一种野姿幽态,以示自己高雅格,辫此标榜为“大隐”。  唐代陆龟蒙就是一个先仕后隐的著名茶隐。他曾任苏湖两郡从事,后归隐后,在顾诸山下置有自己的茶园,的住处与太湖靠近,据塘才子传》载:“每寒暑体得中无事,时放扁舟、挂篷席、赍束书、茶灶、笔床、钓具,鼓掉鸣榔,太湖三万六千顷,水天一色,直入空明。”把茶灶、钓具、书载在船上泛舟游太湖,真是极有情趣,这种退隐的方式对后世文人影响极大。后人在太湖边建的“三高祠”中供的三。“莼菜张翰、渔舟范蠡、茶灶龟蒙。”  陆龟蒙偏爱茶的野性。他在《茶人》=诗中写道:“天赋识灵草,自钟野姿”。在《谢山泉》中写道:“清清春泉出洞霞,石坛封寄野人家。草堂尽日留僧坐,自向前溪摘茗芽。”他在草堂留僧共坐,还亲自到溪边:茶,充满十足的江湖野老之风。  五代时的郑邀国举进士不第而隐,自号云雯,后晋高祖赐号逍遥先。他嗜,在《茶诗》中甲嫩芽香且灵,吾谓草中英。夜臼。惟忧碧粉散,常见绿花生。最是堪珍重,能令睡清。”夜臼和烟捣茶,寒炉对雪烹煎,这种清奇的幽趣,既凄清,又感人。  崇尚茶性之野、茶韵之幽的隐士高人还有很多。如唐末的崔道融在唐亡后,不愿出仕朱梁,而是避隐入闽,以茶酒自娱,他写道:  瑟瑟香尘瑟瑟泉,惊风骤雨起炉烟。  一瓯解却中山译,便觉身轻欲上天。  宋代的王令文采过人,文风强劲,很受王安石的推崇,但他却宁愿改书为练弓。榭张和仲惠宝云茶》中他写道:  故人有意真怜我,灵荈封题寄荜门.  与疗文园消渴病,还招楚客独醒魂。  烹来似带吴云脚,摘处应无谷雨痕。  果肯同尝竹林下,寒泉犹有惠山存。  在以品茶为归隐生活的象征方面,写得非常精彩的还有明代“吴中四才子”之一的唐伯虎,以及明代“娄东三凤”之一的陆容。  唐寅,字伯虎,号杉邑花庵主,中年以后皈依佛门,认为人生就像佛经中所示:如梦、如幻、如泡、如影、如露亦如电,所以又自号“六如士”,他是个风流倜傥、游戏人生,又探求佛法,似隐非隐的才子。他茶图》自题了诗:  买得青山只种茶,峰前峰后摘新芽。  烹煎正得前人法,蟹眼松风娱自嘉。  这幅《品茶图》画的是几个隐者一起在山中品茶,画中有高耸的青山,森森的古木和满山的茶树。山中有一小茅屋敞厅、矮篱、屋边芳草萋萋,然。读青山,自种茶,自煎茶,自斟、自品、自得趣,反映了诗人对隐居超逸生活的极其向往。  陆容,字文星,号式斋,曾任兵部职方郎中,浙江右参政等职,因得罪权贵而樱官,后在故里太仓(今属江苏)归隐。  陆容的《送茶僧》写道:  江南风致说僧家,石上清泉竹里茶。  法藏名僧知更好,香烟茶晕满袈裟。  “石上清泉竹里茶”“香烟茶晕满袈裟”称得上是写茶之幽,茶之逸的千古了。  除了野和幽,文人隐士还十分重视茶的香之清与韵之高。茶的香清韵高也是隐士的人生符号。  在称赞茶之清方面,有“茶仙”之号,名列“扬州八怪”之一的汪得最妙。他写道:(s清爱梅花苦爱茶,好逢花候贮灵芽。”“饮时得意写梅花,茶香墨香清可夸。”“一瓯苦茶饮复饮,日日啜茶写梅花”清”。  写茶韵之高的名诗,首当其冲当数终生不仕亦终身不娶,隐居于西山,人称“梅妻鹤子”的北宋诗人林逋。他在《烹北苑茶有怀》中写道:  石碾轻飞瑟瑟尘,乳香烹出建溪春。  人间绝品应难识,闲对《茶经》忆古人。  “人间绝品”,韵高难识,明写茶,暗喻人。茶的野、幽、清、高、均成了厮隐士品格风范的标志,也是他们对隐逸生活意境的追求。  第四种,风流人生。  儒家的雅士们自古多是风流情种,所以自古有“是真名士皆风流”之说。他们口头上主张品茶宜“精行俭德”,“以茶可行道,以茶可雅志。”但事实上却把品茗作为聚朋结友、吟诗作画、抚琴歌舞、赏观花至游毅的载体。  早在唐代,自居易在《夜闻贾常州崔湖州茶山境会想羡欢宴因寄此诗》中写道:  遥闻境会茶山夜,珠翠歌钟且绕身。  盘下中分两州界,灯前合作一家春。  青娥递舞应争妙,紫笋齐尝各斗新。  自叹花时北窗下,蒲黄酒对病眠人。  “茶山境会”是唐代湖州、常州两地官员,在采茶时节各率领侍从、规模盛大的歌舞竞技,品茗斗茶,饮宴联欢的盛会。在茶会上珠翠歌钟,青娥献舞,显现看不出一点“精行俭德”。  宋代的文宴一般都是酒茶俱备,且多有歌女去陪伴。《岁华纪丽谱》中有这样一段诚:“正东郊,早宴移忠寺,晚宴大慈寺,清词送茶,自宋公祁始。”宋公祁是对宋祁的尊称。邡字子京,北宋天圣二年与其兄宋庠同举进士,,后官至工部尚书,翰林学士,宋祁的风流倜傥在他的代表作《木兰花》中可见一斑:  东城渐觉风光好,款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云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从《岁华记丽谱》的记载看,正是这位“红杏枝头春意闹”的宋尚书,开创了“妓以新词送茶”的新花样,使宋代的茶桌更加热闹起来。  宋代“书法四大家”之一的黄庭坚,在咏福建的建瓯北苑茶时写了《满庭芳》一词:  北苑研膏,方圭园璧,名动万里京关。粉身碎骨,功合上凌烟。尊俎风流战胜,降春睡,开拓愁边。纤纤捧,香泉溅乳,金缕鹧鹧鸪斑。  相如方病酒,一觞一咏,宾有群贤。便扶起灯前,醉玉颓山。搜搅胸中万卷,还倾动,三词源。归来晚,文君未寝,相对小窗前。  从词中可以看出,在欢宴上有歌妓以纤纤玉手捧茶,献上香泉溅乳茶汤,回家晚了家中的夫人尚在守候,‘文君肃小5可说是风流浪漫到家了。  与黄庭坚并列为书法“宋四家”之一的米芾也写过一首调寄《满庭芳》的茶词:  雅燕飞觞,清谈挥座,使君高会群贤。密云双凤,初破缕团。亂动,开瓶试,一品香泉。轻涛起,香生玉乳,雪溅紫瓯圆。  娇鬟宜美盼,双擎翠袖,稳步红莲。坐中客翻愁,酒醒歌阑。点上纱笼画烛,花骢弄,频尽,欲去且留连。  米芾的全词从宴饮写到点茶、煎茶、送茶,是典型的宋代茶词。词中的茶是当赜茶“密云龙”和叹凤”,当然是香生玉乳。加上侍茶6歌妓娇鬟美盼,送茶时“双擎翠袍袖轩,还频频相顾盼,欲去还留,可谓风流缠绵。  到了明代以后,儒生们品茶时依然风流,如明代的徐渭在《煎茶七略》中提出品茗:“宜素手汲泉,宜红妆捈渭在风流时仍然不失儒雅。  而王世贞和王世懋兄弟所写的茶词,则体现出典型的儒家才子在品茶时的风流浪漫。  王世贞的懈语花·题美人捧茶》写道:  中泠乍汲,谷雨初收,宝鼎松声细。柳腰娇倚,熏笼畔,斗把碧旗碾试。兰芽玉蕊,勾引出清风一缕。颦翠娥斜捧金瓯,暗送春山意。  微袅露鬟云髻,瑞龙涎尤自沾恋纤指。流莺新脆低低道,婢,越显得那人清丽,临饮时须索先尝,樱桃味。  王世懋的《解语花·题美人捧茶》写道:  春光欲醉,午睡难醒,金鸭沉烟细。画屏斜倚,销魂处,漫把凤团剖试。云翻露芯,早碾破愁肠万缕。倾玉瓯徐上闲阶,有个人如意。  堪爱素鬟小髻,向琼芽相映寒透纤指。柔莺声脆香飘动,唤却玉山扶起。铝,瓶小婢,偏点缀几般佳丽。凭陆生空说《茶经》,何似侬家味。  王氏两兄弟在《解语花》中所描绘的佳人碾茶、送茶的姿态美与风韵美,可以使茶汤添香,茶艺增色。王世贞的“临饮时须索先尝,添取樱桃味”风流得几乎引人超世懋的“柔莺声脆香飘动,唤却玉山扶”在风中述些许温情。  当然,儒士们从茶中去体味风流与沉迷于纸醉金迷的生活是不一样也们的心是清醒矇庭坚在《一斛珠》中写道:“香芽嫩茶清与天阔。夜阑似觉归仙阙。走马章台,踏碎满街月。”该了儒士们希望茶醒酒胸,追求轻飘飘如入仙境,如升太虚,超凡脱俗的美妙感觉。  第五种,润泽人生。  中国儒士一般带有较浓厚的功利主义思想,因此在品茶时就表现为表现为以茶喻理、以茶比德、以茶言志以茶联谊、以茶示雅、以茶悦性、以茶养生等诸多方面。正是一思想的影响,中国茶道终于发展到了雅俗共赏,润泽众生的境界。早在晋代张载《登成都楼诗》中就写道:  芳茶冠六清,溢味播九区。人生苟安乐,兹土聊可娱。  儒士们觉得世事无常,人生苦短,而茶是可以愉悦人生,润泽人生,使人求得生命苟安之“乐土”。  在以茶润泽人生方面,苏东坡表现得最为典型。  苏轼是我国宋代杰出肋向,也是一个对种茶、烹茶、品茶样样精通的著名茶人。  苏东坡天生聪慧,22岁便进士及第,可以说是少年得志,但因性情刚直,所以仕途坎坷,屡遭贬谪,受尽磨难。在苏东坡仕途曲折的一生中,茶始终是润泽他人生的甘露。  苏东坡以茶助诗思、战睡魔,使他文采飞扬,妙笔生花。他写道:“皓色生瓯面,堪称雪见羞,东坡调诗腹,今夜睡应休”。(《赠包安静先生茶诗二首之一》)  苏东坡以茶寓志比德,写了一篇寓意深长的《叶嘉传》,把茶写成他心目中面黑如铁,性格刚烈,但拥有济世之才的草泽高士。  苏东坡借咏茶来表达人生感慨,写了长达120句的长诗《寄周安孺他写道:“大哉天宇内,植物知几族。灵品独标奇,迥超凡草木。”同时也叹道:“乳瓯十分满,人世真局促。”  苏东坡以茶讽谏,敢于“悲歌为黎元”。在《荔枝叹》中他怒斥贵族官僚们今日期又贡茶,争新买宠的耻辱行径。他写道:“君不见武夷溪芽,前丁后蔡相笼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茶。”并言:“我愿讼怜赤子,莫生尤物为疮痏。”他的诗抨击了当时宋朝政府对茶农的苛捐杂税,充分表现了他对茶农的怜悯。  苏东坡爱茶,常以茶愉悦心性。他写道:“清风击两腋,去欲凌鸿鹄”,“意爽飘欲头轻快如沭。”他以烹茶自娱,写出了:“活水还火烹,自临钓石取i“磨成小敢付僮仆,自看雪汤生几珠”。“荐生好客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等描述烹茶品茶的千古名句。  苏东坡懂茶,他以茶养生。在《游诸佛舍,一日饮酽茶七盏,戏书勤师壁》一诗中曾写道:  示病维摩元不病,在家灵运已忘家。  何须魏帝一丸药,且尽卢全七碗茶。  昔魏文帝曾梦见仙人馈赠他仙药并写诗云:“与我一丸药,,光耀有五色,服之四五日,身体生羽翼”。苏东坡则认为茶比仙药更利于人体健康。他还多次提到茶可清除“瘴气”。如“同烹贡茗雪,—一洗瘴茅秋。”他在《仇池笔记》中有《论茶》一节,详尽论述了茶除烦去腻、和胃固齿的功能。  苏东坡嗜茶,睡前睡后都要喝茶,他写道:“沐罢巾冠快晚凉,睡颊带茶香。”“春浓睡足午窗明,想见新茶如泼乳。”苏东坡喝茶对十分讲究,他认为“铜腥铁《涩不宜泉”,品茗宜用“定州花瓷琢红玉”。在宜兴时,苏东坡还亲自设计了提梁式紫砂壶,后人为了纪念他,把此壶称为“东坡壶”。“松风竹炉,提壶相呼”成了苏东坡以茶会友的一种特别的方式。  苏东坡也亲自种茶。在贬谪黄州时,他经济窘迫,生活困顿,曾由一位书生马正卿替伯官府求得一块荒地,取名“东坡”,由他自己植桑生活的困苦。他在《问大冶长老乞桃花茶栽东坡》诗中说:‘嗟我五亩园,桑麦苦蒙翳。不令寸地闲,更乞茶子艺。”在另一首《种茶诗》中也写道:“松间旅生茶,已与松俱瘦。”“移栽白鹤岭,土软春雨后。弥舒遵义许晚遂茂。”可见,东坡居士于躬耕间己学得植茶技巧。  生活总是有苦有甜的,生性旷达的苏东坡在品茗时也偶尔会有风流韵事。《诚斋诗话》中就记载有苏东坡在品茗听歌妓唱茶歌时,因床断而掉地的趣事“东坡过润烩以飨之。饮散,诸妓歌鲁[《茶词》云:‘有一杯青草,解连佳客。’冻坡曰:‘却留我吃草’。诸东坡后,凭胡床者大笑绝倒,胡床遂折,东坡坠地,宾客一笑而散。”  对于酒后品茶,歌妓相伴的宋代盛宴,苏东坡也有诗词描述,如他写的《行香子》:  绮席才终,欢意犹浓,酒阑时,高兴无穷。共夸君赐,初拆臣封,看分香饼,黄金缕,密云龙。斗赢一水,功敌千钟,觉凉生,两腋清风。暂留红袖,少却纱笼。放笠歌散,庭馆静,略从容。  人生就是如此,有醉有醒,“人生难得几回醉”亦难得“几回暂留“庭馆静,略从容。”  至于苏东坡“独携天上小团月,来试人间第二泉”之旷达;“枯肠未易慈城长短更”之幽寂;“明年我欲东南去,画舫何妨”之清逸;“临风饱食甘寝罢,一瓯花乳浮轻圆”之闲适;以及“戏作小诗君勿笑,从来佳茗似佳人”之风雅,多数茶人都耳熟能详。苏东坡知茶之深,爱茶之甚,对茶文化发展贡献之大,古往今来很少有人能与之比肩。茶润泽着苏东坡人生的方方面面,茶助他清醒,助他睿智,助他恬淡,助他旷达,助他从苦涩的现实中体味出生活之甘,茶也伴他了风雨雨,充满坎坷的人生历程。  林语堂曾说:“捧着一把茶壶,中国人把人生煎熬到最本质的精,髓。”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