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体察网: 2017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2017新茶茶叶 铁观音 西湖龙井 普洱茶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花茶 保健茶 花草茶 礼品茶 茶具礼品
体察网 茶叶资讯频道 => 人民政协报 茶香中的 一带一路

人民政协报 茶香中的 一带一路

  • 时间:2017年05月20日
  • 来源:体察网
  • 类别:茶叶资讯
摘要:  茶马古道的历史遗迹、工夫茶的海外传承,从古走到今,从马背走上行船,在时代的历史绵延与碰撞中,茶香里的“一带一路”,又有了新的期待和精彩。  乘风破浪的潮汕工夫茶  汪洋大海,浩渺征途,随
  茶马古道的历史遗迹、工夫茶的海外传承,从古走到今,从马背走上行船,在时代的历史绵延与碰撞中,茶香里的“一带一路”,又有了新的期待和精彩。  乘风破浪的潮汕工夫茶  汪洋大海,浩渺征途,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互通友好贸易的海上丝绸之路,翻开了中国海洋文明的新篇章。一艘艘行船,满载着商品,承载着文化,抵达东亚、东南亚乃至非洲、欧洲各国。这幅壮丽的航海图景中,自然少不了茶。  “我刚接待的一位马来西亚客人,还在和我探讨潮汕工夫茶。”正如广东省茶文化研究院研究员、汕头工夫茶艺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郑惠丰所说,作为当时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潮汕地区滋养下的茶文化,从清初开始发展至今,已成为当地文化符号中的一抹亮色。  “东家采茶女如玉,西家采茶女如花,正月采茶茶叶青,采茶致富千万家。”这首当地流行的《采茶歌》,似乎也唱出了茶在人们心中的美好形象。  “潮汕地区原本是不产茶的,从福建引种以前,当地人多是到福建武夷山去做采茶工,还有人因做起了茶叶贸易的生意发家致富。”汕头市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原主任陈汉初介绍,在清光绪二十九年二月的《岭南日报》上,曾刊载《茶商赴闽》一文,里面有对贸易情况的明确记载:“潮郡茶商,每值二月,则联合商帮往福建武夷办茶。其所办之茶,一为莲心,专销暹罗、安南等处,约值五六十万;一为工夫茶,如名种、奇种及种合之类,则销售本地,约值二三十万。”  陈汉初说:“我们从中可以了解到,工夫茶最初只是茶的品种,慢慢才演化成了当地的一种冲泡程序与方法。而且,当时海外茶叶贸易已十分盛行,甚至是国内销售产值的一倍左右。”  到了1860年汕头开埠,茶叶作为重要商品,更是沿着“海丝”,源源不断地运往海外。“建国以后,为了换取更多外汇,国内成立了汕头茶叶进出口公司和厦门茶叶进出口公司,专门做乌龙茶的出口贸易。”郑惠丰说。  茶,渐渐地不止是摇钱树,也成为了待人接客的一部分,成为了流淌在血液中的文化印记。  “尤其是在海洋开放性文化的影响下,喜欢经商的潮汕人,将工夫茶作为交流的平台和媒介,一方面可以营造有礼有节的氛围,另一方面,又彰显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风貌。”在郑惠丰看来,这是工夫茶得以壮大、发展的重要原因,工夫茶也经由潮商的广阔交往、潮汕人的传承发扬,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  “我们这儿还流行一种说法———全世界有3个潮汕。一个是生活在本地的潮汕人、一个是生活在国内其它省市的潮汕人、一个是生活在国外的潮汕人,据统计,三部分的占比大致是1:1:1。”郑惠丰说。  尤其对于海外的潮汕籍华侨华人来说,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潮汕工夫茶,是他们念念不忘的家乡的味道。  “在国外,他们办同乡会,一定少不了它,回乡探亲,他们更是会首先喝上一壶正宗的工夫茶。”陈汉初说。  “在东南亚,家里条件稍好的潮汕人家,都会备上一套工夫茶具,有客人来访,肯定是先喝工夫茶,品完再来谈事儿。”郑惠丰笑着说,“他们甚至比我们当地人更加推崇和喜好工夫茶,这些华侨华人已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以茶为媒传递中国传统文化的使者。”  茶马古道上的文化血脉  彩绘骑马男俑、彩绘胡人俑、仕女奉茶纹砖雕……342件带着“茶”印记的文物,近日亮相辽宁省博物馆。这来自西部马背上的古道文明,仿佛一扇历史的窗扉徐徐打开,让前来观展的东北地区观众大开眼界。这也是《茶马古道———西部八省区文物联展》首次走出西部,进行全国巡展的第一站。  “这一件件看似单一的文物,来自四川、西藏、甘肃、青海、广西、内蒙古、陕西八省区12家博物馆,它们串成了一条线,就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交通生命线———茶马古道,文物的背后,是沿线的风土人情,也是多民族融汇的历史血脉。”展览的牵头单位———中国博物馆协会丝绸之路沿线博物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甘肃省博物馆研究部主任李永平说。  “你可能不知道,当年,茶马古道上每一位背夫的肩背上,都要负重两三百斤的茶砖。他们一旦背上了,就要从起点一直背到终点。”随着现场讲解员的介绍,人们的遐思也飘向了历史的深处。  “茶马古道,源于古代西部边疆的茶马互市,形成于秦汉,兴于唐宋,盛于明清。它连接古代陆上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了亚洲中部高原地带的完整交通网络。”李永平介绍。  “尤其是唐宋时期,地处大西南的茶马古道,构成了古代中国和西亚、南亚之间交通、交流的重要门户,是多民族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交流融汇的巨大平台。”  从历史版图的一条条长线中可以看到,它穿越青藏高原,翻过喜马拉雅,延伸入不丹、尼泊尔、印度境内,到达西亚、西非红海海岸和中亚国家;往东贯通两广直达南洋;往南穿越云南的崇山峻岭,到达南亚和东南亚的缅甸、老挝、越南诸国以及印度洋周边地区。  “像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一样,它是一条中国在对外经济文化交流和文明传播中起重要作用的通道,是中国唯一一条至今还在使用的古驿道。这些留存的珍贵文物,就见证了这段历史,是文化交融、友好商贸的最佳物证。”  这次展览还只是“寻路中国——丝绸之路”主题系列精品展览的一部分。自中国博物馆协会丝绸之路沿线博物馆专业委员会2010年成立以来,一直在探索跨省区博物馆合作的办展模式。这已是他们尝试后的第四次联展。  “之前,我们还举办了《丝绸之路——大西北遗珍》、丝路帆远——海上丝绸之路七省文物精品展等,有些展览还做成精品图片展进行了全球巡展,在巴西、英国、西班牙、澳大利亚、泰国巡展成功。”李永平说。  “今天,‘丝绸之路’一词早已超越历史含义,为当今世界的和平与发展提供了价值典范。”李永平说,“专委会希望通过发挥丝绸之路承载的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精神,实现各馆间共同发展,成为‘一带一路’上特殊的文化宣教标杆。”本文配图由田福良提供。  附:用“茶”讲好中国故事  “世界提到China,想到的一是瓷器,二就是茶。中国是茶的故乡,‘一带一路’文化交流少不了茶。”正在京外调研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原主编的艾克拜尔·米吉提,此时就身在茶乡云南,在他看来,茶,是可以讲好中国故事的重要载体。  艾克拜尔·米吉提不仅自己撰写过不少茶文章,他的夫人、著名编剧景宜就来自云南,3部耳熟能详的茶题材电视剧———《茶马古道》、《金凤花开》、《茶颂》,也是出自她手。这些剧目,向观众精彩讲述了丝绸之路上茶的一段段佳话。  作为哈萨克族作家,艾克拜尔·米吉提更是将茶视为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那儿流行这样一段俗语,汽车是靠油走着,哈萨克人是靠茶走着。”  从少数民族放眼中国,再从中国放眼世界,在悠久历史的进程中,世界上已有半数以上的国家和地区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饮茶习惯。“如何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易于理解的语言讲好中国茶和茶文化的故事,提升中国茶的美誉度和影响力,任重道远。”艾克拜尔·米吉提说:“一位德国学者曾说,人类的历史交通史就是从陆路交通——古代丝绸之路开始的。我认为,现在人类已进入立体交通时代,这就是‘一带一路’。‘一带一路’离不开文化交流,最核心的是要做到民心相通,茶文化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对此,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长周国富也曾表示:“中华茶文化融合了儒释道文化,凝聚了中华民族‘天人合一’‘以和为贵’的‘和’文化精髓,是增信释疑、和谐共处的特殊润滑剂,是传播中华文化、互鉴交流、增进和平友谊的特别使者。”在他看来,“走出去”,重要的是品牌走出去,建设高标准茶园、规范茶品品质标准、加强行业自律和监管力度,搞好茶产业转型升级,不断提升茶品牌知名度和竞争力。同时,“走出去”,又不是简单地把茶产品卖到国外去,而应当秉承“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路精神,弘扬“清敬和美”的当代茶文化核心理念,促进中国茶在“一带一路”的大道上走好、走远。